• <bdo id="42kcu"><small id="42kcu"></small></bdo>
  • 實踐項目 返回列表

    寧本濤:走出“五育融合”的認識誤區

    2022/1/10 17:50:27

    引言

    所謂真“五育融合”,就是讓“五育融合”進“日?!?,即在一門學科中,通過教學設計將“五育”要素分析和設計出來,最終在課堂中彰顯。教師能夠將“五育”視為一體,它們在課堂的呈現就是一種自然交叉狀態。


    近年來,關于“五育融合”的理論與實踐研究如火如荼,形成了較為豐碩的成果,但“五育融合”理論指導體系的建構還不夠系統。


    這與我們對“五育融合”的理論闡釋和實踐探索還處在初級階段有關。


    640.webp.jpg


    01

    厘清“五育融合”的概念界定


    從“五育融合”的理論進展看,首先是核心概念的界定不統一。


    學界對于“五育融合”的內涵界定究竟是一種“育人理念”“教育要素”還是“教育內容”“教育過程”,抑或“既是育人理念、教育要素,又是教育內容、過程”的綜合培養體系尚存爭議。


    有研究者認為,“五育融合”是德智體美勞五個“教育要素或維度”而非“教育的內容、過程”。有人認為“五育融合”與“五育并舉”并無二致;也有人認為“五育融合”是對“五育并舉”的理論深化;還有人認為“五育”本來就是融合的,再提“五育融合”并無新意,斷言“五育融合”是個偽命題等。


    我們認為,“五育融合”既是一種涉及多層面、多系統的綜合素養培養體系,也是一種從“五育”割裂,到“五育”并舉,再到“五育”融合、“五育”共生和“五育”共美的漸進發展的教育過程體系。


    面對數字化時代的突飛猛進和高度不確定性,我國基礎教育只有回歸“五育融合”育人,才能真正培養出未來擔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大任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其次是“五育”的淵源、定位及相互關系處理不清晰。


    有人提出“五育”存在一種價值秩序,以德為先。比如有人提出應將“五育并舉”改為“德育為首,四育并舉”,認為德育、智育、體育、美育和勞動教育這五者間不是“不分先后、不分主次、地位平等”的,而應是以“德育為首”的;或提出“全面發展教育”存在不變的“心靈和諧”抑或“身心和諧”價值秩序。


    “五育融合”是一個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不斷改進探索的育人過程體系,既不能“唯德是舉”,也不能“唯智是舉”,更不能“唯體是舉”“唯美是舉”和“唯勞是舉”。


    德智體美勞應均衡發展,不可分割、相互滲透,具體表現為:五育各個要素統一在一個人身上,存在于一個統一且平衡的結構之中,必然關注每個人智力、情感、交際、身體、審美、創造性、靈性等多元能力的充分發展;五育各個要素之間是相互滲透、相互包含的,如德智體美勞中都離不開知識的掌握;五育各個要素之間是相互制約、相互促進的,如體育不僅為各育實施提供身體條件,還可以培養人的興趣、性格、動機、意志等非智力因素。


    02

    “五育融合”實踐中的路徑依賴


    就“五育融合”的實踐推進而論,目前部分學校和教師對“五育融合”的校本化實施還存在一些簡單化思維和“標簽路徑依賴”。


    有人認為“五育融合”就是指向學生活動的實踐,與學科學習并沒有多大關系;也有人認為“五育融合”落到學科教學上,融合的科目越多質量越高;或認為實現“五育融合”必然會弱化學科,削弱各育和學科的獨特性;或認為“五育融合”就是“打補丁”,缺什么補什么就好;要么認為當前教師的學科認知較為單一,師資水平難以支撐“五育融合”的實現。也有學校習慣于把“五育融合”作為一個教改熱詞,“五育融合”是個筐什么都往里面裝。


    “五育”在中小學生素養目標定位上,就是“德”定方向、“智”長才干、“體”健身軀、“美”塑心靈、“勞”助夢想,這“五位一體”的培養路徑充分結合了人的身體和精神成長需要。


    我們要探索“五育融合”的育人模式,將“五育”以“一分為五,合五為一”的方式融入校內外教育教學活動中。


    03

    拒絕偽“五育融合”


    所謂真“五育融合”,就是讓“五育融合”進“日?!?,即在一門學科中,通過教學設計將“五育”要素分析和設計出來,最終在課堂中彰顯。教師能夠將“五育”視為一體,它們在課堂的呈現就是一種自然交叉狀態。


    “五育融合”的實踐探索沒有捷徑可走,需要教育工作者基于對教育規律的不斷探尋與思考。


    為了讓“五育融合”實踐變得更真、更善、更美,還需要從以下三點下功夫:


    一是明確“五育融合”內涵,肯定其話語表達。


    從動詞詞義來看,“五育”的“融”與“合”是形式、過程,是將不同學科及不同領域、校內與校外、個體經驗與社會需要相互融合。從名詞詞義來看,“五育”的“融”與“合”是理念、思維,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秉持“全人理念”,始終具備關聯式、融通式、滲透式思維來觀照育人實踐。


    “五育融合”視野下的德智體美勞本身并不會因“融合”而被掩蓋,絕不是異化各育之美,它追求的是五育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共美局面。


    當前對“五育并舉”“五育融合”話語的爭議不少,對其話語的解讀仍處于一種“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狀態,需要業界學者帶著教育哲學意識,進一步剖析“五育融合”的內涵是一種不變的價值秩序,還是適時而變的?以期“五育融合”的理論探索從“各執一詞”走向“和而不同”。


    二是構建“供給側-需求側”協同治理視域下的“五育融合”生態系統。


    首先,構建“五育融合”的家校社共治生態,打通育人邊界,擴大“五育融合”的實踐場域。


    其次,完善相關法律法規體系,以制度形式規定育人主體實施“五育融合”的責任與義務,制度建構相當于為“五育融合”的實施搭建銅墻鐵壁。


    再次,建立基于“五育融合”考評結果的動力機制。如完善教師考核評價體系,引導教師積極開展“五育融合”教學改革研究,讓教師“動”起來;重建新常態的學生綜合素養生成評價體系,實施以“五育融合度”為指向的整體評價,讓學生“美”起來。


    最后,建立“五育融合”實施的保障機制,讓機制“活”起來。學校要高度重視其資源投入,探索出“五育融合”領域的最佳資源供給配置方式。


    三是直面“雙減”難題,提升“五育融合”效益,提高一線教師的“五育融合”教學“新基本功”。


    “五育融合”的內在統一性決定了其不可能完全借助分科課程體系培育和實現,課程整合是“五育融合”的必經之路。繼續探索項目學習、主題學習、深度學習等多種學習形式。融合的內容不止于知識內容,還包括設計價值、目標等多層面。


    如何科學設計,如何有效融合,是當前廣大教育工作者需要殫精竭慮去思考的。比如,如何建立和分解“大觀念”,也就是教師能夠基于不同領域或學科內容,對其分析、提煉,融合為一個“大觀念”。教師把握住這個“大觀念”,在實施“五育融合”教學和評價時,才能有方向感、收獲感和自信心。


    來源中國教師報·2021中國課改觀察

    作者丨寧本濤,華東師范大學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研究所五育融合研究中心主任


    5544444